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財富聚樂部:私人理財【専業、貼心、共赢】

一站式金融咨詢服務【创造、保存、轉移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欧元区为何不解体?  

2011-03-16 15:45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欧元区为何不解体? - 信托理财顾问 - 简单赚钱、快乐生活
作者:英国《金融时报》首席经济评论员 马丁??沃尔夫
文章转载自FT中文网:http://www.ftchinese.com/story/001037509?page=2
       2010年12月16日,欧洲各国首脑郑重宣示,他们“准备不惜一切代价”捍卫欧元区。话是不值钱的。持怀疑态度的人们可能揣测此话能否当真。在这个问题上,他们应该当真。尽管免不了会经历更多动荡,但欧元区很可能继续存在下去。我认为理由有三:首先,深远的政治承诺支撑着欧元区;其次,欧元区的存在符合成员国的长远利益;最后,成员国能够承受相关代价。简言之,欧元区有意志也有办法继续进行欧元实验。
       由野村国际经济研究部(Nomura Global Economics)发表、在约翰??卢埃林(John Llewellyn)和彼得??韦斯塔韦(Peter Westaway)指导下撰写的题为“欧洲将继续运转”的有趣报告给出了理由。正如其提醒读者的那样,欧元区是二战后开始的欧洲一体化进程的产物。即便对于今天的领导人而言,这依然是一项事关欧洲存亡的工程,尽管民众对于二战的记忆已经淡薄。此外,有关经济一体化将创造强大利益、有利于欧元区长期存在的假定,也证明是正确的。最后,欧元区即便部分解体,后果也是不可预知和不堪设想的。欧洲领导人只有在极端情况下才会考虑这一步。
       因此,尽管许多德国人对某些伙伴国的草率行为感到不满,但该国精英阶层仍意识到两件事:一是孤立的危险,二是欧元工程给德国与所有邻国带来稳定关系的好处。同样,在目前陷入困境的国家,领导人担心退出欧元区后遭到排斥的处境。这并不意味着某种形式的解体是不可想象的:如果德国人民得出结论认为欧元区成员国身份不利于货币稳定,德国将退出欧元区;如果欧元区外围国家的人民得出结论认为成员国身份有碍繁荣,它们也将退出。迄今这些国家都远未接近做出这种决定。目前某些国家债务重组的可能性相当大,而发生任何形式的解体的可能性则小得多。
       欧元区的悲剧在于它运作得太好,这似乎有些矛盾。人们眼里风险的融合,刺激了收入的加速融合。在景气时期,银行轻率放贷,无异于借给借款者一根索命绳索。这些借款者可能是不负责任的政府(比如希腊),也可能是愚蠢的私人实体(比在如爱尔兰和西班牙)。结果就是债台高筑(见图表)。
欧元区为何不解体? - 信托理财顾问 - 简单赚钱、快乐生活
       最终,最为迟钝的银行清醒过来。但是,随着政府试图纾困即将内爆的金融体系,维持面临崩溃的经济活动,当私人放贷机构收紧放贷的时候,名义私人债务倾向于变成公共债务。即便爱尔兰和西班牙等公共财政稳健的国家,也发现自己面临此类困难。预计从2007年到2013年,爱尔兰公共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(GDP)的比率将从25%飙升至125%,其中大约三分之一的增幅可归因于对银行的纾困。
好消息是,市场意识到了自身的错误。坏消息是,它们的错误过于严重,导致陷入困境的国家负债累累,成为让欧元区倍感头疼的一个问题。
       正如野村报告所指出的那样,公共债务的可管理性仅取决于三个方面:(付息前的)基本财政赤字;“雪球”——利率与预期增长之间的关系;以及“存量-流量”调整对公共债务的影响——纾困银行或“债务通缩”(当债务以外币计价时,由于国内物价下降或货币贬值导致的债务负担激增)的必要性。危机的本质决定了这三方面的情况都急剧恶化。
       在融合时期,负债国的竞争力急剧丧失,这一事实对预期增长、财政状况和债务通缩的威胁尤其重要。与德国相比,从1999年到2007年,爱尔兰单位劳动力成本上升了31%,希腊和西班牙上升了27%,葡萄牙上升了24%。这些国家要想恢复竞争力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对于陷入困境的国家未来财政任务的艰巨性,野村的报告提出了一些令人不安的数据。假如根据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制定的标准,这些国家到2030年要实现公共债务占GDP 60%的目标。再比如,假设利率仅比名义GDP增长率高一个百分点, 那么从2009年至2020年,各国结构性基本财政赤字的必要紧缩幅度是:希腊为GDP的16%至18%,爱尔兰为14%至16%,西班牙为10%至12%,葡萄牙为8%至10%。在一定程度上,初始基本财政赤字的规模可以解释挑战的艰巨性:希腊占GDP的9.8%,爱尔兰占9.7%,西班牙占7.5%,葡萄牙占5.4%。 难怪市场不愿以可持续条款向其中某些国家提供资金。
       这些是巨大的挑战。我很难相信所有国家都能避免债务重组。我认为,上届爱尔兰政府如此漫不经心地担保银行债务,而欧盟(EU)其它国家支持其决定,这些都是不可原谅的。对一个主权国家来说,为了解救本国银行的债权人而损害自身信用评级,显然是错误的做法。更糟(而非更好)的是,这种做法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保护其它国家的金融体系。
       即便如此,债务重组对欧元区也并非致命打击。有必要记住,希腊、爱尔兰和葡萄牙的GDP仅占欧元区的6%,即使西班牙也只有11%。此外,欧元区总体公共债务仅占其GDP的84%,而财政赤字仅占6%。这两项数据均好于美国。
       欧元区必须实现三个目标:平息银行和财政领域的恐慌情绪;帮助陷入困境的国家恢复经济元气;创建一个能够在未来预防此类危机的机制。要实现这一目标,欧元区的一大优势是融合时期的乐观情绪已成往事,而一大障碍是某些成员国面临严峻困境。当前讨论的一些构想足以应对挑战吗?我将在下周专栏中专门探讨这个问题。


【译者/君悦】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